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热点评论

资本博弈行业洗牌 共享单车的下半场是盛宴还是剩宴

2018-04-16     来源:钱江晚报

  资本博弈行业洗牌 共享单车的下半场是盛宴还是剩宴?

  一边是资本仍在野蛮博弈,一边是行业洗牌剧烈展开

  共享单车下半场,是盛宴还是剩宴

  资料图:武汉一空地上堆满共享单车,凉亭变“孤岛”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春风十里相迎,西湖边姹紫嫣红接踵而至。四年前,在西湖之南的虎跑,竭力想租一辆自行车却未能实现的胡玮炜,面对如今随处可见的单车潮,不知会是怎样的感受。这会不会是她最初设想过的场景?

  或许,就像摩拜被美团拿下一样,纵然不愿看到这样的场景,但却无可奈何。

  就在被美团收购当夜,胡玮炜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首歌——《The Beginning of the End》,中文的意思是,预示结局的先兆。对于结局,可能她早有预料,正如她所说:“资本是助推你的,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。”

  有专家指出,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一个典型,以融资的方式存在并不断扩大,目前来看,带来的只是将一小部分人送上了巅峰,却造就了令人心痛的社会资源浪费。这种浪费,跟资本的野蛮博弈,跟市场的无序竞争自然不无关系。

  “但我们无法回避的是,共享单车依然在我们身边,或许依然靠着资本支撑,前途并不清晰,但不可否认,共享出行已经出现了转折点,进入下半场,亟待我们更加认真的对待和思考。”一位电子商务专家这样说。

  资本博弈下的城市乱象

  作为摩拜创始人,胡玮炜曾公开表示,她创立共享单车的想法,就是来源于杭州西湖边。但在共享单车这个行业里,摩拜进入杭州市场,却不是最早的,甚至位列行业中最晚的几家之中。

  算算时间,摩拜进入杭州市场刚满一周年。彼时,它已经覆盖了全国50余座城市,称得上这个行业的小巨头了。在此之前,杭州市场上,包括小黄车ofo、小蓝车哈罗单车等早已布局。

  时间倒退回一年前,去年清明小长假期间,共享单车“挤爆”、“攻陷”了西湖景区。而事实上,杭州主城区的马路两侧,一度也是车满为患,反倒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不少麻烦,极大地影响城市的形象。

  今年25岁的王威(化名),对于一年前西湖边无序的状况仍记忆犹新。王威是上海人,大学毕业后应聘加入到了杭州一家单车公司,很快,他成为了公司的负责人之一。“最忙碌的时候,就是负责西湖边的运营。”他要将用户乱停乱放的单车,放入有白线标识的规定区域。

  王威记得,那时,西湖边已出台了对乱停的单车进行罚钱的政策。“一平方米要罚400块钱,也就够停5辆车的一小块区域。”王威说,他的单车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钱,但罚款这块,是亏不起的。

  即便如此精打细算,王威所在的单车公司最终因资金链的问题,在几个月前也悄然关门了。在杭州待了不到一年,王威也重新回到了上海,并打算转行。

  你猜杭州有多少辆共享单车?根据杭州市运管局统计,去年杭城共享单车曾一度膨胀至88.3万辆,如果算上当时存于仓库、停车场地,以及没有接入政府平台的,杭州最高峰共享单车数量或破百万。

  追风口,却成了风口的牺牲品

  造成共享单车之乱,很显然跟无序竞争有关。这些参与者中,很多人觉得这是个风口,想尽办法挤进来,试图用更多的单车来抢占市场。当然,最终的结果是,好处没捞到,自己却成了牺牲品。

  28岁的雷厚义在“失败”这件事上,感悟更为深刻。近日,他作为首个被“出局”的共享单车创始人,接受了钱江晚报记者的专访。

  去年6月,雷厚义将一手创办的悟空单车正式关停,宣布退出市场,该单车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。从正式运营到退出市场,悟空单车仅仅存活了5个月。据其当时介绍,悟空单车是从去年年初开始,分两批投放市场的,最后的一批投放是在去年2月底,总共投放了1000辆单车。两批投放前后投入总计800万元左右。雷厚义说,他投入单车行业的钱都是之前做金融行业时赚来的,因为这次失败,他总共亏了300万元左右。

  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雷厚义在自己重庆的办公室里,身着一件白衬衫,蓬松的头发有些杂乱。已是下班时间,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,他身后的墙壁上,贴满了公司活动的照片,“这里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人,现在是剩一半左右。”雷厚义讲话语速很慢,还经常重复刚刚说过的一句话,颇有点演说的味道,他手里一直捏着一直笔,不时转动几下。

  在创立悟空单车时,雷厚义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自己的家乡——重庆,“当时在我看来,重庆遍地山路,在这里能做好共享单车,在其他城市就更能做好了。”

  “事情过去一年多了,现在回想起来,我的失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。”雷厚义说,在他开始进入共享单车行业时,行业巨头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,“人家融资额都有几亿美元,我们却设想着靠小商家众筹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”

  雷厚义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当时,他在倒闭前也找过风投公司,但人家告诉他,在同一个行业里,已经有两家或两家以上的企业进行过三轮或以上的融资后,想再有风投公司投资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我一开始就在追风口,这是行不通的。”雷厚义说,其实,太多的人跟他做得很相似,但最终付出的,只能是这个风口的“牺牲品”。

  雷厚义说,他在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发现,从一团混战很快就大局已定,“看似没有门槛的行业,其实壁垒很高。”雷厚义说。

  在雷厚义看来,共享单车不是什么玩家都可以投放的。“我们最开始也是免费让大家骑,但作为一个新品牌的单车,我们放到大街上,却发现不一定有人愿意骑,即使是免费的,也很难。”雷厚义说他在经历过才发现,无论是一年前还是如今,大城市的共享单车已经趋于饱和,这个时候需要资本的力量,但更需要政府的协调,而这一点上,是他们当时没有想到的。

  有数据显示,一年前,共享单车公司有77家,目前存在的是43家。而在不久后的将来,这个数字会变得更少。对杭州来说,一年前,一度有9个共享单车品牌同时抢地盘。包括后来倒闭退出的的酷骑、优拜、由你以及小鸣等。就在3月22日上午,全国第一例共享单车案正式宣判,小鸣单车目前已没有能力清偿押金,决定破产清算。

责任编辑:关海丰

【免责声明】本网站发布的资料部分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络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返回科技网首页>>


文章关键字: 下半场  盛宴  单车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kejiwang.cn/news/pinglun/20180416/1497894.html
热门点击:
  • 金融监管进入一行两会时代 研究建议发展与监管分开
    金融监管进入一行两会时代 研究建议发展与监管分开

    一财网|2018.03.30

    杜卿卿随着中国银保监会成立,金融监管框架从一行三会进入到一行两会时代。同时央行与银保监会“交叉”任职,郭树清同时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、副行长,和中国银保监会主席、党委书记。目前,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(俗称“资管新规

    热度:
    热度:

  • 李彦宏说国民愿用隐私换便捷 新京报:谁能代表国民?
    李彦宏说国民愿用隐私换便捷 新京报:谁能代表国民?

    新京报|2018.03.28

    仲鸣什么叫“曲线神助攻”?这大概就是:那边厢,Facebook正因数据泄密门,遭遇了自身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,市值暴跌、声誉受损,扎克伯格为此不得不登报道歉;这边厢,却是百度CEO李彦宏冒舆论之大不韪,用一句自带争议性体质的话,吸引了很多原本

    热度:
    热度:

  • 任泽平点评PMI:坚定看多中国经济新周期和新经济周期
    任泽平点评PMI:坚定看多中国经济新周期和新经济周期

    泽平宏观|2018.04.02

    坚定看多中国经济新周期和新经济周期,百战归来仍是少年——点评3月PMI数据文:恒大研究院 任泽平罗志恒事件:3月官方制造业PMI51.5,预期50.6,前值50.3。3月官方非制造业PMI54.6,预期54.6,前值54.4。3月

    热度:
    热度: